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 党的建设 >> 动态信息

寒夜里的管道诊疗师

零下5度的夜晚,北风呼啸而过。鄞县大道上一名身穿反光背心的男子正趴在冰冷的地面上俯身检查管线情况,“你听,这里的声音跟刚才那里的不一样。估计这段管子有一半被冻住了,都是水和冰摩擦的声音。”他叫方祥,是市水务环境集团的一名听漏工。

“并非听力异于常人,只是懂得分辨水压和水流声的频率,从而分析漏点位置,要想入行其实并不难,半年左右就能上手,这一切都是熟能生巧的过程。”2009年毕业,方祥进入市水务环境集团检漏团队成为一名听漏工,这一听就是11年。

一根听漏棒、一把铁钩、一盏手电筒,这就是他的全套装备。“车子后备箱里还有一套最新的听漏仪,但还是我这根听漏棒用着最顺手,这个现在也已经停产了,原来长度有一米五,5年多听下来磨没了20多公分。”方祥沿着管道埋设的路线,一路走一路侧身倾听地下管道汨汨而行的水声,有时要用铁钩拉开井盖把听漏棒贴在阀门或者管道上仔细聆听,发现漏点立即记录并联系维修部门进行处理。

“爸爸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手机里传来了孩子稚嫩的声音。“这是我儿子,睡觉前又想爸爸了。”由于寒潮期间管道漏点有所增加,听漏工的工作时间也相应拉长了。“一般我都是晚上10点以后出来听漏,凌晨3点这样就回家了。寒潮这段时间9点多路上车辆就不多了,我们一直走到天快亮了才下班。”方祥坦言,由于工作时间跟普通人完全相反,他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见到儿子了。

方祥说,根据漏点大小不同,听音的范围也有远近,但最多也就50米左右。要想把漏点找准确,只能靠多走多听。在很多人为每天走到一万步而点赞欢呼的时候,方祥一晚上走10几公里都是家常便饭,最多一天查了23公里的管线,足足跑一个“半马”,长年霸屏朋友圈步数第一的位置。

跟着方祥一直走,路过的行人都会回头上下打量,还有一个网约车司机路过后特意倒车回来摇下车窗询问这是在做什么。

“这段时间漏点大多集中在小区和乡镇的小管道,很多地方水压上不去,我们检出漏点及时抢修能更好保障管道压力,老百姓用水更舒心。”来到东裕新村,手电筒的灯光惊扰了门岗,保安师傅循光而来发现是方祥,便放下戒备聊了起来。原来,几年前也是在这个小区,方祥怀疑小区内部可能存在漏点,进来检查,不料却被当做小偷围了起来。误会解除后也就和门岗熟络起来。

“我走遍了全世界,到最后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笑容才是最好的风景线。”这是方祥的微信签名。冷了就哈口气搓搓手,听完一块区域赶紧开车奔赴下一片“战场”。每每钻进汽车,这是方祥最开心的时候。不仅是身体收获了温暖,更是因为他排除了一片的“地雷”,帮这座城市抢下了宝贵的水资源。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